高瓴投资的千亿超级版图!❗️❗️

小青爱吃草2021-05-16  188

✅️来源:搜狐网, 由全球投行俱乐部综合整理

一位当代青年的消费日常,很可能已经绕不开高瓴。

每天醒来后,TA可能先刷会儿 微信,再用 滴滴打车上班,中午用 美团叫外卖,下午吃一包 良品铺子,晚上跟朋友去 海底捞,吹两瓶 雪花,喝几杯 江小白,回家后用 蓝月亮洗衣服,然后躺床上打开手机,用 京东购购物,用 贝壳看看房,用 爱奇艺刷刷剧,最后在 格力的暖风下睡去。

如果TA是一位紧跟潮流的Z世代,那生活中可能会跟高瓴有更多交集:比如TA可能排过 喜茶的长队,用过 怪兽的充电宝,玩过 Burton的单板,淘过 名创优品的小玩意儿……而如果她是位女生,则极可能用过 完美日记的粉底液,买过 MOODY的美瞳,逛过 话梅的线下美妆店……

《 高瓴资本 》✨

我们迈不过的一家投资机构

刚刚过去的“六一”,高瓴低调地度过了自己15岁生日。15年来,高瓴的资产管理规模增长至超过5000亿人民币,成为亚洲最大的投资机构之一,平均年回报率超过40%。

回顾高瓴创立以来的15个重大投资,管窥其庞大的跨产业版图,就会清晰地发现,高瓴自觉嵌入了中国过去15年经济产业的历次主题跃迁:既押注于移动互联网、电商、医疗健康等创新行业,又深度参与了中国传统消费及制造业产业升级。

或者说,高瓴清晰到只有一个投资主题:重仓中国。而作为新一代创新型产业投资机构,高瓴全阶段、全周期、全天候的投资策略,又似乎很难被定义。

但无论如何,高瓴在成为高瓴的那一刻,显然已经做好了准备。

经过十几年的耕耘,高瓴已经打造出了一个拥有众多国民级消费品牌的Portfolio,横跨早期、VC/PE、二级、定增和并购。从客单价几十块的新式茶饮,到万亿GMV流水的电商平台,从数百万骑手的配送网络,到只有几家店的美妆品牌,高瓴在消费赛道上已经押注了近1000亿人民币。

但在消费领域的庞然存在和大开大阖,也仅是高瓴的一部分而已。在过去15年里,高瓴重点押注了 消费、生物医药、互联网、企业服务等四个主要领域,而论规模它已经是亚洲最大的基金公司之一。在褪去了早期的神秘色彩后,近些年人们才得以窥见了高瓴特立独行的底色。

比如它不拘泥于阶段,不管公司多大都可能会投;它不计较价格,当年给京东拍出10亿美金估值现在已成经典桥段;它喜欢“中台赋能”,热衷于跟创业者一起改变企业的“ 生长空间和增长曲线”;在某些领域它甚至会直接躬身入局——同行们初期感到困惑,后来便是认同甚至模仿。

4月30日,据彭博消息,高瓴目前启动多达130亿美元新募资,其中近100亿美元将投入并购,而余下的则将分配给成长型投资和风险投资,准备抓住疫情之下经济当中出现的新机会。

回顾2020年过去四个月,在疫情与募资寒冬的双重叠压下,大多数VC/PE业务处于半休眠状态,但高瓴却异常活跃,不但领投了猿辅导、喜茶等一众独角兽,还在二级市场“扫货”。另外,100亿高瓴创投诞生,宣告高瓴全面布局早期创投领域。投资界获悉, 自成立以来,高瓴创投60天已经收到超过1300份BP,聊了近700家企业,投资了其中9家公司。

至此,高瓴资本形成了全阶段投资——不但横跨了一、二级市场,同时也覆盖早期、VC、PE、Buyout等不同阶段, 是Total Capital,即为被投企业提供全周期、全阶段资本和赋能解决方案的投资人, 这是一条中国创投同行还没走过的路。

张磊海外闷声募资:

一出手就是900多亿,打破历史记录

今年3月,美国疫情爆发封锁防疫前夕,硅谷曾举行了一次高度私密、只有受邀才可参加的活动,攒局人是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,赴会者是全球投资精英,以及高瓴潜在的LP。

正是在这场晚宴中,高瓴募集高达130亿美元资金的消息不胫而走。据彭博消息,知情人士称,高瓴此次募资近100亿美元将投入并购,其他的则分配给成长型投资和风险投资,准备抓住疫情之下经济当中出现的新机会。

一出手就是近1000亿的资金体量,足以让高瓴在眼下极度缺水的资本市场赚足眼球。不出意外的话,这次募资完成后,高瓴不仅可以成为亚洲私募股权投资最大蓄水池之一、卫冕2020年“募资王”,还将打破其自身保持的记录——2018年,高瓴曾成功募集106亿美元PE基金。

这是高瓴与LP双向选择的结果。15年前,从拿到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2000万美元启动资金创立高瓴开始,张磊便成为腾讯、京东等一系列公司的早期投资人,回报颇丰。如今,高瓴已从最初一家投资于二级市场、名不见经传的小基金发展成为一家掌管650多亿美元的私募股权投资巨头。

而在高瓴的LP——全球顶尖大学的捐赠基金、主权财富基金、养老基金及家族基金以及富有企业家们眼中,张磊“似乎从来不会压下糟糕的赌注”。

援引彭博报道,耶鲁大学捐赠基金首席投资官大卫·史文森曾透露, 高瓴是他们最赚钱的投资项目之一,已经为耶鲁带来了24亿美元的投资回报。

“那些大的机构将会排起长队,而我可以清楚地看到原因。”曾任得克萨斯州市政雇员退休系统私募股权主管,最近加入Windmuehle Funds的克里斯托弗·谢林认为,“高瓴对中国的市场、行业变化、投资趋势等等了如指掌,而且他们的投资回报确实高得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
普林斯顿大学捐赠基金也是高瓴早期的投资方之一,其首席投资官安迪·戈尔登坦陈:“我们实质上并不是在投资亚洲,而是在投资张磊这个人,将资金交给他全权处置。”

自成立以来,高瓴几乎从未主动披露过投资成绩,但是来自得州大学捐赠基金的数据显示,扣除费用后,截至2019年6月的近十年年平均回报率大约为20%。

对价值投资的坚持,让张磊选择了将高瓴打造成亚洲独有的“长青基金”(Evergreen Fund)⭐模式,这也是他能够说服那些超长期LP信任的关键 。而投资名单上一连串的知名公司如腾讯、京东、美团、蓝月亮、百丽、格力电器等,则是最有力的佐证。

15年投资战绩

巨头背后为什么都是高瓴?❓❓

翻开高瓴的投资历史,辉煌的战绩不计其数,而 最新的一次出手则是——4月29日,高瓴宣布与知名单板滑雪品牌Burton共同成立合资公司,共同运营Burton中国业务。投资界了解到,高瓴资本与Burton的合作渊源已久,张磊本人就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单板滑雪爱好者。因为对单板的共同热爱,张磊与Burton创始人Jake和Donna夫妇成为志同道合的挚友,Jake也曾亲自指导张磊单板滑雪。

时间回到2005年,高瓴资本的第一笔投资瞄准中国,目标是市值不足20亿美元的腾讯。当时张磊看中的是中国潜在的庞大互联网用户群体,14年后,腾讯市值超过5000亿美元。

2008年,正值全球经济危机,几乎没人愿意投入资本打造消费品高端品类。张磊迅速捕捉到市场的空白,坚定投资蓝月亮开发洗衣液产品,在亏损阶段持续投资。3年后,蓝月亮在高端洗衣液市场中打败国际巨头宝洁和联合利华,成为中国洗衣液行业老大,张磊的判断再次为市场所验证。

2010年,几乎无人看好京东的重资产模式,刘强东找上门来,他只要7500万美金,张磊坚持要给3亿美金,被人嘲讽“人傻钱多”。然而在高瓴投完京东到上市的4年里,高瓴的账面回报达到了13倍(3亿美元到39亿美元)⭐,这笔投资让张磊一战成名。

2019年零售业、制造业接连几场资本“大戏”都与高瓴紧密相关。10月分拆自百丽国际的滔搏运动在港成功上市,市值一度突破600亿港币,其控股股东高瓴成为最大受益者。12月,在万众瞩目的格力电器股份之争中,高瓴资本最终获得格力电器15%的股权,笑到了最后。

今年2月,良品铺子在A股上市,近日公开首份财报。2019年营业收入77.15亿,同比增长20.97%,归母净利润连续三年上涨。与此同时,良品铺子的市值也在收盘时达到261.73亿元, 投资近8亿的高瓴资本也成为最大赢家之一。在此之前,作为唯一的机构投资者, 高瓴在国内插座一哥“公牛电器”IPO中也浮盈颇丰。

此外,有消息称蓝月亮正考虑明年在港IPO,高瓴是蓝月亮唯一的外部投资人。同时,微医正准备在香港上市,计划融资10亿美元,很可能会成为香港市场史上规模最大的IPO之一。

在许多国外机构眼中,高瓴已经是中国头号资产管理公司,但事实上,在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之外,高瓴也在不断斩获。

转载请注明原文地址: https://www.dzgfd.com/finance/424982
00